当前位置 > 首页 > 今日看点 >

热线:0371-65710329(网站) 信箱:hntyxww@126.com

能否蹚过“浑水”,安踏体育如履薄冰
  • 2019-07-11 08:39:04
  • 来源:新华社
  • 责任编辑:胡增才
  •   里昂证券9日也就此发布研究报告,认为浑水对安踏体育的做空报告公平,若企业管治及财务披露不透明,即使没有浑水的指控,股价也可能受压。
     
      新华网北京7月10日电(记者丁峰)正当安踏体育为争夺锡安——NBA“下一个詹姆斯”,与李宁角斗正酣时……
     
      7月8日,以狙击中概股而闻名的知名沽空机构浑水(MuddyWatersResearch),在背后引爆了重磅“炸弹”:质疑安踏体育的财务状况严重不可信,暗中控制了大量的分销商,通过财务操纵的方式来“美化”业绩。
     
      十二时辰,两份浑水报告
     
      报告一经发布,随即引发安踏体育大跌逾8%,市值缩水百亿港元,公司紧急向港交所申请临时停牌。
     
      第一份报告紧抓安踏体育的分销商体系说事。品牌成立之初,没什么知名度的安踏不得不建立自己的分销商和零售商网络。但靠着这一土策略,安踏的品牌吸引力得到极大提升。
     
      在浑水看来,这些安踏品牌的分销商貌似是独立第三方,但实际上都在安踏的掌控之中。
     
      浑水认为,在大约46个一级分销商中,安踏秘密控制超过了40个,这些分销商销售合计占总销售额约70%。同时,将子公司变成分销商,这样“子公司”的成本不必出现在上市公司系统中;另一方面,不用等到商品最终销售到客户手中,在分销商收到货物后就可以确认收入,既减少开支,又加速收入确认,这无疑会让财报得到美化。
     
      浑水还发现,这些分销商的平均毛利率仅为7%到8%,平均净利率则接近为零,远远落后百丽和宝胜这些运动鞋服代理公司。
     
      对此,浑水引用采访源的话:安踏管理层直接把安踏和分销商称之为“左手跟右手的关系”。
     
      9日早盘,安踏体育发布澄清公告,否认浑水对其相关指控,指出部分分销商为推广业务便利,会自称为集团“子公司”或“分公司”,而并非以法律的定义来表述,这仅代表其为安踏品牌的一份子。
     
      受此推动,安踏体育开盘曾一度下探六个点,但买盘随后涌入,股价止跌企稳。
     
      9日上午盘中,浑水再度发布第二份做空报告,指责安踏体育涉嫌内部腐败欺骗投资者,十年前利用代理人体系转移上市公司优质资产。
     
      安踏体育也迅速回应,指控报告并不准确及具误导性。显然第二份杀伤力不足,安踏体育的股价处变不惊,当天微涨0.2%红盘报收。
     
      十三个月内,遭遇三次做空
     
      曾经做空过新东方、分众传媒、学而思的浑水,令境外上市公司胆寒,但其做空的内在逻辑却并不复杂,主要分为商业欺诈、财务作假和基本面负面三种类型。
     
      通过精准的分析,浑水将做空报告提供给投行和基金公司,引起市场对问题公司股票的踩踏,股价一落千丈,横遭腰斩之际即是浑水盈利之时。
     
      财务专家刘春生表示,浑水选定目标企业的过程并不轻松,查阅上市公司的财务报表,搜集其临时公告,媒体报道、官方网站信息,形成信息图谱,模拟这些公司的信息链条,找到其逻辑上的节点,然后通过实地调研、调查关联方,上下游企业,客户与竞争对手、行业专家等全面整理相关信息,找到证据链上的瑕疵。
     
      所以,浑水这次沽空安踏体育,从两份报告提出的证据来看,明显是做足了充分准备。
     
      而这也已经是短短十三个月内,安踏体育遭遇沽空机构的第三次做空。
     
      2018年6月,沽空机构GMT首先针对港股体育用品公司发布沽空报告,涉及安踏、特步、李宁等企业。
     
      GMT从五个方面质疑安踏体育,包括营业利润率过高、现金或预付账款等存在大量异常、涉嫌配合收入虚增现金流、存货相对于收入比例过低、预付账款相对于存货比例过高等。
     
      2019年5月,沽空机构BlueOrca发布安踏体育的做空报告,认为安踏夸大旗下品牌Fila的零售销售收入,对比一众国际知名运动品牌,“好的太不真实”,安踏估值有34%的潜在跌幅。
     
      经历上述两次做空,虽然短期内对安踏体育股价造成下跌,很快又“满血复活”迭创新高。
     
      但这次安踏体育遭遇的是知名度更大的浑水,公司能否经受住相关指控的考验,现在看还是未知数。
     
      为何安踏体育备受沽空“青睐”
     
      记者观察到,从2012年8月起,安踏体育的股价至今七年时间里上涨16倍,在港股市场上表现极为耀眼,是当之无愧的消费类白马蓝筹。
     
      推动安踏体育股价“步步高”是其优秀的业绩,远超过李宁和特步等国内知名体育用品公司。
     
      财报显示,过去五年,安踏体育始终保持两位数增长:从2014年到2018年,营收规模分别为89亿、111亿、133亿、166亿和241亿元,2018年的增长速度最为迅猛,增速高达45%;净利润则从2014年的17亿增长到2018年的41亿元。
     
      这其中,斐乐(FILA)品牌对于集团整体业绩的带动功不可没,但也因此招来非议。
     
      港股公司财报披露的内容相对A股而言,信息量偏少,这从财报的总页数就可以很直观的看出区别;虽然较内地千篇一律的刻板模式,港股公司财报较为吸引眼球,尤其是消费、文化产业类公司内附的彩页,用于宣传的比例更高,但实质上有价值的内容比较匮乏,很多信息公司可以选择不披露,而这也就为做空机构提供了“炮弹”。上月,波司登就因此遭遇沽空机构Bonitas的“绞杀”。
     
      自2009年收购斐乐以来,安踏体育一直未曾披露斐乐的具体收入及其他数据,仅披露截至2018年12月31日,安踏在中国内地、中国香港、中国澳门和新加坡,包含斐乐在内的门店数目共1652家。
     
      于是单就这一点来看,公司经营的透明度有待提高。也正是基于此,令沽空机构有机可乘,接二连三围绕薄弱的“不透明”寻觅攻击点。
     
      里昂证券9日也就此发布研究报告,认为浑水对安踏体育的做空报告公平,真正问题在于一只流通性强的股票,若企业管治及财务披露不透明,在脆弱的市场环境下,估值超出预期基本面,即使没有浑水的指控,股价也可能受压。

    推荐阅读